从业人员16.1万人

2019-04-17 06:25栏目:社会

  但是国家层面的上位法尚未作出调整,不过,低于上海(15472家)。深圳市民政局局长廖远飞说,截至今年3月底,社会组织的发展目前面临多个突出问题,其中社会团体5974家、民办非企业单位6331家、基金会307家。数量与北京(12151家)基本持平,比如在法律法规上。

  另一方面,各类扶持政策也有待整合。廖远飞说,近年来,市、区政府以及各有关职能部门均相继出台了一些培育扶持政策和措施,但分散在各种政策文件中,不配套、不成体系,政府和社会资源没有得到有效整合。“比如在税收优惠政策,非营利组织免税资格、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资格、科技类民非进口科学研究和教学用品免税资格、社会团体和基金会进口慈善捐赠物资减免税等,在深圳的具体落地和执行上还不够到位。再比如,在人才政策上,社会组织人才中除了社工,其他还未纳入深圳人才工作体系和人才规划,无法享受应有待遇和补贴,导致人员流动性大,难以吸引高端专业人才。”

  “下一步将尽快出台《深圳关于深化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若干措施》,并结合国务院即将修订出台的《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加快制定社会组织名称管理规定、负责人任职审查、信用管理、财务管理、重大事项报告、换届选举评估管理、行政约谈等方面的政策文件。《深圳经济特区社会组织信息公开条例》也已列入2018年度立法调研项目。”廖远飞说,今后深圳将进一步完善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制度,扩大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范围和规模,对民生保障、社会治理、公益慈善、行业管理等公共服务项目,同等条件下优先向社会组织购买。

  目前深圳出台了《深圳经济特区行业协会条例》等一系列地方性法规和政策文件,但每万人拥有社会组织的数量9.6个。廖远飞坦言,某些方面还存在法律空白,高于广州(7517家),与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相比,比较滞后,难以适应社会组织的快速发展。深圳社会组织数量达到12612家,这些法规和政策性文件缺乏系统性和协调性,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近年来深圳积极培育新领域、新行业、新技术、新材料方面的新兴社会组织,进一步促进了社会组织体系的结构完整。尤其是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民办科研机构发展迅速,截至目前,全市共有民办科研机构447家,涌现出华大基因、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等一大批跻身全球领先水平的科研机构。这些民办科研机构作为科技领域的‘第三支力量’,既有政府兴办科研机构的责任担当,又有企业举办科研机构的灵活高效,已呈现集群优势和成效,将有力推动科技体制深化改革和科技新生态的形成。”廖远飞说。

  南方日报讯 (记者/张玮)随着深圳社会组织登记管理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探索实行部分直接登记,深圳每万人拥有社会组织的数量已达9.6个。6月27日,深圳市政府提请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审议关于社会组织改革发展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下一步深圳将建立社会组织分类培育发展清单制度,明确当前深圳应重点培育、控制发展和禁止成立的社会组织类型,并进行动态调整。

  此外,社会组织自身建设亟待加强。廖远飞直言,个别社会组织从事营利性的经营活动,个别社会服务机构和中介组织打着公益的旗号敛财,个别社会组织负责人办会动机不纯,把社会组织当成谋取个人利益的工具。还有一些社会组织或规章制度不全,内部管理混乱,矛盾纠纷不断;或业务能力较弱,生存空间狭窄,社会服务质量差,群众投诉多。个别慈善组织公信力不强,不按要求公开接受和使用捐赠情况。

  此外,廖远飞还表示,深圳社会组织的自我生存、独立运转、自主运营的能力越来越强。根据2016年度报告统计,深圳社会组织资产总额达到298.84亿元,净资产为169.44亿元,全年收入213.32亿元,其中提供服务收入为主要来源,占比重达73.1%。从业人员16.1万人,其中专职工作人员12.6万人。现有行业协会625家,吸纳会员企业超过10万家。

  从整体结构看,深圳社会组织以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社会事业类最多,达7216家,占比超过57%;其次是慈善类(社会服务)2612家,占比超过20%;经济类1180家,占比接近10%;科学研究类的644家,占比5.11%。

今日相关新闻

  • 人民网推出“两会调查”
  • 最近有个穿衣服的表情包火了
  • 将不同人物、利益之间纷繁复杂、相互纠葛的关
  • 在21日至24日
  • 常以简单的抽动开始
  • 户室中央空调不仅可以灵活进行气流组织
  • 派出所指派专人负责调查侦破案件-社会青年图片
  • 缓解了全社会由于老龄化带来的护理服务支出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