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黑团伙竟行使“政府”职能 收费罚款为所欲为

2019-04-08 00:41栏目:社会
TAG:

  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青年,在不到10年的时间内,从一个小混混发展为一个地方的涉黑团伙老大,纠集十多个社会青年,强买强卖、寻衅滋事、垄断市场。前不久,记者采访了此案相关侦查人员,了解到公安机关打掉这个涉黑团伙的经过。

  2000年秋天的一个下午,陈军辉带着尤佳等几个手下,来到襄樊市南漳县九集镇,拜外号“王老汉”的王家雨为老大。陈军辉等也是九集人,原是南漳县城关镇一恶势力团伙的成员。这年夏天,其团伙老大等主要头目被警方成功打掉,因证据不足,熊飞等人逃脱法律制裁。但是,这些人已经是“群龙无首”,他们想到了九集镇上的“风云人物”王家雨。

  王家雨是土生土长的九集人,只有小学文化。但是头脑很灵活,对狐朋狗友很够意思,并且以出手狠毒在当地臭名远扬。他先是在九集街上开了一家美容院,控制一些小姐卖淫。1993年因传播淫秽物品被治安处罚,2000年9月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南漳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多次进出公安机关,慢慢地,他的身边有了一些“兄弟”。

  两股势力合污后,王家雨十分注意笼络新成员的人心。2001年,团伙成员陈军辉涉嫌寻衅滋事,被南漳县公安局九集派出所抓获。王家雨闻讯后,千方百计找关系。后来听说证据不足,他又贷款缴纳保证金,将陈军辉取保候审。2003年,陈军辉的好友熊飞想在九集街上建房子,王家雨帮熊飞在九集镇上划地基,后又联系雇请施工队,并出资帮熊飞盖楼房。熊飞感激涕零,立即介绍好友、刑满释放人员李伟入伙。为了壮大势力,王家雨组织熊飞、李伟、陈军辉、陈关军、朱成军等人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非法牟利,并对骨干成员发放工资,购买衣服,对新入伙成员进行训诫,对违法犯罪人员进行庇护,逐渐形成了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

  团伙成员以王家雨为首,主要骨干成员有熊飞、李伟、陈军辉、朱成军、朱东锋等,随时听候王家雨的调遣,其手下有杜鑫、沈玉龙、王东、尤佳、金锐、窦飞等人。

  王家雨对组织成员发放工资论功行赏,对违背其意志的成员开除组织,从而保持组织的严密性。同时该组织所有刀具由朱成军集中保管。他们经常到农村巡回开设赌场赌博,但是却要求手下兄弟不准参赌,否则别人不相信,会影响收入。在赌场有管账的,有收钱的,还有当“钉子”(望风者)的。王家雨给这些人每人每月发1000元工资。

  王家雨为了让团伙成员在作案后逃脱打击,还和熊飞等人研究了一套方案:对某人下手之前,首先得到王家雨的首肯,熊飞带领队伍作案并任现场指挥。一帮马仔对目标实施暴力活动,在警方来到现场之前,熊飞安排马仔四下逃散,而熊飞本人则“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因为现场围观群众确实没有看到熊飞参与滋事,熊多次因证据不足而逃脱法律制裁。他们研究的这套“战术”,为壮大涉黑组织起到了一定程度的庇护作用。

  九集镇旧县铺4组的李东升将陈军辉砍伤过,熊飞和陈军辉商量找机会报复李东升。

  2003年11月20日,李东升和沈某骑摩托车准备到南漳还车子,行至九集西门沟粮站时,摩托车没油了。九仙观村蔡某骑车从南漳回来遇见了他们,并询问沈出了什么事。三人正聊着,租车准备到南漳走亲戚的熊飞、陈军辉等人发现了李东升。熊飞叫停车,和陈军辉各提一把马刀朝李东升方向跑来,杜鑫和另一个马仔提着马刀跟在后面。李东升发现后赶紧跑了。沈某不明就里,问熊飞是咋回事,陈军辉举刀朝沈砍了一刀,嘴里还骂道:“叫你狗日的跟李东升贴得紧。”沈某见势不妙,转身跑时摔倒在路边沟里,陈军辉和杜鑫跳下去朝沈身上乱砍,然后乘车逃离现场。后经法医鉴定,沈某为轻伤。

  2003年12月10日上午,熊飞带领一班人在城关镇某网吧里玩。下午5时许,团伙成员李伟给熊飞打电话说见到了李东升,问怎么办。熊叫李伟跟着李东升并随时保持联系,他马上带人过去砍他。而后,熊飞带领4个马仔,到城关镇徐庶庙村出租屋里拿刀子,并对他们说:“多带一把刀子去给李伟,把李东升给我砍了,我先到食品公司路上等着你们。”4个马仔带着刀子,在金城门前同李伟会合,并找到李东升,李伟冲上去,将李东升绊倒在地。五人持刀一拥而上,向李东升身上乱砍,然后朝食品公司方向逃窜。见李东升倒在血泊中,一市民用三轮车准备把李东升送往县医院,行至食品公司路段时,被熊飞等人发现,李伟等三人又冲上去对李东升乱砍一阵后方才离去。后经法医鉴定李东升为重伤。

  2004年12月13日下午2时许,南漳城关镇市民凌某接到朋友袁某的电话,说有人要绑架袁某的网友小胡。凌某放下电话就骑摩托车赶到老广场游泳池那儿,见袁和胡被四个年轻人围着。其中一人称是熊飞的人,袁随口说:“熊飞算个×。”对方没有继续纠缠,双方各自离开了。12月28日,凌某和袁某在电影院游戏厅里玩游戏,被熊飞的马仔杜鑫等人发现,熊飞叫杜鑫等人先去打袁某,熊飞、陈军辉、李伟等人在后面压阵。杜鑫等人将袁拉出游戏厅进行殴打,熊飞、陈军辉、李伟等见杜鑫打得不狠,就一拥而上殴打。陈军辉手持木棒朝袁的头部猛击一棒,凌某出来帮忙,被熊飞一个马仔用匕首捅伤。后经法医鉴定凌某为轻伤。

  侦查发现,该组织长期称霸一方,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强买强卖,进行非法垄断经营。哪里有钱赚,他们就会插足到哪里。

  2003年10月底,个体业主老黄以6500元的价格买下九集镇王花园村1、2组公路两边的杨树。老黄请一个村民帮忙,这个村民说最近王家雨在做杨树生意,让王家雨过来看看是否合算。次日,王家雨带着熊飞来看了一下杨树,说声“可以”就走了。过了几天,王家雨对熊飞说:“我看中了王花园路两边的树,你组织人,做个阵势吓唬吓唬老黄。”熊飞于是召集陈军辉、李伟等人到王家雨家。王家雨打电话叫来老黄:“王花园村的树是我预定的,没想到被你买下了。”“对不起,对不起,没有想到你买了。”老黄连忙陪小心。这时,李伟拿着一把弹簧刀在手里不停摆弄,陈军辉从外面拿了一把马刀进来对王家雨说:“三哥,这把刀磨过以后可真快啊!”边说还边用手指弹刀刃。老黄无奈,只好对王说等树卖后算他一份。

  当年11月份,砍伐证办了下来,王家雨听说老黄开始锯树了,就对熊飞、朱成军、陈军辉、杜鑫等人说,带上家伙再去找老黄谈谈。熊飞领命。叫陈军辉在王家雨楼梯里提了一袋子马刀,租车直接来到王花园砍伐树现场。王叫熊飞等人全部下车,把老黄叫到车上单独谈。老黄见车上装有一袋子马刀,硬着头皮对王家雨说,等树卖完后去找王。王听了这话后才离开。树卖完了,老黄被马仔喊到王家雨家算账。按王的算法,这些树应赚14000多元,得分给王家雨7000元。两天后老黄不得不给王家雨送去5000元。对于剩下的2000元钱,熊飞叫老黄给陈军辉、李伟、朱军成等人买衣服。

  2004年12月30日,九集镇温畈村村委会公开拍卖村委会两层8间办公楼。有几个个体业主已经先行交纳拍卖押金,并通过了资质认定。王家雨当天得到信息,认为有利可图,就带领熊飞、陈军辉、李伟、熊国银等人,租车赶到拍卖现场,现场掏出数万元押金,要求参加拍卖。熊飞、陈军辉、李伟、熊国银则站在参加竞争的村民后面。村民无奈,只得退出竞争,最后王家雨以标的价6万元中标。拍卖现场还没撤,王家雨喊来参加其中竞标的两人,以7万元的价格强行卖给他们,从中非法获利1万元。事后王家雨给熊国银信息费1000元,熊飞、陈军辉、李伟各发500元,剩余的王家雨统一管理使用。王家雨团伙在粮站门面拍卖和车站门面拍卖中也采用了类似的做法。

  本评论观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新闻网立场。相 关 报 道·组织40余人围攻伤民警 贵州涉黑男子在云南落网

  [国际瞭望]视频:布什晤奥巴马握手后涂消毒液[娱乐旮旯]宋祖德:谢贤女友怀了谢霆锋的孩子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今日相关新闻

  • 但是在采访里表现得异常谦逊
  • 形成政府推动、社会助力、全民参与的氛围
  • 泉州:学弟遭混混刁难 功夫少年勇相救获数万人
  • 在《创造101》当中
  • ”惹得众多网友泪目称:“看预告就把自己看哭
  • 我们好几个同学都被砍伤了
  • 你怎么看?在结构化面试中
  • 某微信群传播该县实验中学学生打架视频